205、大结局(1/2)

加入书签

  章节名:205、大结局

  华家,老宅。

  文倩还不知道最近变故,听说小儿子要回来,高兴不已,从一大清早就开始准备,亲自下厨,全部做的他爱吃的菜,并且一遍一遍催华夏早点儿回家。一家人坐一起,好好吃顿团圆饭,正好商量婚礼的细节问题,原本担心要延期呢。这下好了,婚礼不仅可以如期举行,莫浩东也得乖乖往后站,她家子昂一出,谁与争锋?

  收到老婆十二道金牌通牒的华夏,在开完上午的会议后,推掉下午所有安排,直接回家报道,顺便带回十二款情侣对戒。每一款价值都在百万以上,由文倩亲自设计,并参与制作,刚刚拿到成品,他自然得报送最后一道检测程序。

  自从邵璐被邵家遣送出国,华老太太彻底蔫巴了,因为跟文倩之间生了嫌隙,在家里越来越没存在感。养花,喂鱼,遛弯儿是每日的消遣,好在大院儿里有不少跟她年纪差不多的老年人,倒也不少说话的人。

  天气有些阴沉,好像心情不爽人的脸,华老太太怕下雨,遛弯儿早回来一会儿。进门正看到儿子跟儿媳在看钻石对戒,本能的她想凑个闹热,但最终坐在稍远的地方瞄着。真的要让长孙凝进门吗?那岂不是如了她的意,打自己的脸?民政局里那句话,到现在都犹在耳边,太猖狂,太目中无人,可邵璐已经被送走了,又能怎么办?

  “华夏。”华老爷子忽然喊道。

  华夏应声抬头,“爸,什么事儿?”

  华老爷子招手,道:“来来来,陪我杀几个回合,无聊透了简直。”

  “爸,你知道我棋艺不怎么样,下不好反倒惹你生气,还是别了。”华夏找借口拒绝,关键是他还得跟老婆大人一起鉴赏对戒,那可是儿子大婚要用的,不做到完美无暇他今晚就崩想上床了。

  “叫你下你就下,哪儿那么多废话,麻利儿的。”以为老子愿意跟你臭棋篓子下棋啊!这不是实在找不着对手瞎凑数么,瞪儿子一眼,华老爷子把棋盘摆好。

  华夏不敢再推脱,只好下跟文倩告罪,去陪老爹下棋。文倩不是蛮横不讲理的,她一向敬重自个儿这个公公,爽快同意,然后把所有钻戒抱回房间,只留老太太一个干眨巴眼。

ag8国际亚游官网下载|HOME  华老爷子显然有些不在状态,刚一开盘就让华夏占尽先机,虽是连连追杀,但终究难挽败局。一连几盘都是,越下越烦躁,干脆一把搅乱棋盘,负手上楼,弄得华夏摸不着头脑。回到自己房间,华老爷子闭眼琢磨,最近总感觉心烦意乱,眼皮一直跳个没完,好像有事儿要发生似的,到底是怎么啦?还有那个狄龙,老不接电话,搞什么鬼?这些年自己杀遍大院儿无敌手,好不容易遇上个棋艺高超的,难道他嫌弃自己棋臭?不对,不是他风格呀!

  但,很快,他就知道了自己的不安感从何而来。

  傍晚时分,华子昂迈进家门,身后跟着精心打扮过的丁薇。丁薇手里提着几只精美的袋子,是给华家人准备的礼物,她不是第一次到访华家,但上次是十几年前,算少年时代的事儿。

  两人前后进屋,文倩听见动静快速来到客厅,刚想说‘累了吧,快歇会儿’,但看到跟华子昂一起回来的不是长孙凝,到嘴边儿的话嘎然而止。

  没等华子昂介绍,丁薇主动上前热情的打招呼,把文倩,还有随后下楼来的华夏三人都弄一楞。这女的谁呀?长的倒是漂亮,但妖里妖气的,没有长孙凝气质干净纯朴,文倩、华夏和老爷子不约而同都这么想,唯有老太太眼睛真冒亮光。这姑娘漂亮,瞧瞧浑身上下全都名牌儿,应该家中是殷实的主儿,比不上邵璐,那肯定也比长孙凝强。

  “伯父,伯母,华爷爷,华奶奶,你们都不认识我了吗?我是小薇啊!”

  “小薇?”文倩上下打量一番,仍就一脸茫然,只好看向儿子,“她?”

  “丁大路的女儿。”华子昂不想开口,但不得不开口,冷冰冰的说道。

  “哦。”全家人都跟文倩一样恍然大悟,“原来是大路家的小丫头啊!时间过得真快,一晃儿都这么大了,还这么漂亮。要是你父母还在的话,肯定为你高兴死了。”

  本是客气话,但丁薇顺着说的一句话,却让他们当即如五雷轰顶。“是啊!他们肯定会替我高兴的,因为我跟子昂马上就要结婚了。子昂是人中翘楚,国民女婿,他们会含笑九泉的。”

  瞬间,安静。

  屋里除了后回来的两位,四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无不如坠迷雾。这是唱的哪出啊?之前爱得你侬我侬,非卿不娶,非君不嫁的,怎么……?

  “子昂,她说的是真的吗?”文倩求证,见自己儿子点头,心中咯噔一下,造孽啊!“那小凝怎么办,孩子怎么办?你疯了吧!”

  “我们分手了。”华子昂忍着内心绞痛说道。

  “为什么呀?”文倩急切追问,但没得到任何回答。

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难道是因为莫浩东?可也不至于拱手让人,随便找个女人凑合啊!虽然气长孙凝这段时间跟莫浩东走得近,但她是个难得的好姑娘,他们也都是懂分寸的人,最重要的是儿子喜欢。跟长孙凝在一起,儿子才是有血有肉的,看看现在,又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了。身为母亲,文倩能感受得到,儿子还是喜欢长孙凝的,根本就放不下她。丁薇察觉不出,是因为她从没见过儿子宠溺的一面,当他性情凉薄,天生冰块儿脸。

  华老太太一听孙子不娶长孙凝,立马心花怒放,不管其他人,笑呵呵拉起丁薇说这说那,俨然把她当成邵璐第二。若远在大洋彼岸的邵璐知道自己很快就被人替代,不知会做何感想?华老太太并不是多喜欢她,才撮合她跟华子晚,而是不喜欢不喜欢的人当孙媳妇罢了。

  华老爷子初听丁薇是丁大路的女儿颇为欣喜,但听她说要嫁给自己孙子,脸色立刻难看起来,这不是把他们华家往火坑里拉吗?可要不得!

  之后,饭桌被一团低气压控制,偶尔华老爷子跟华子昂聊几句部队里的事,其他人静默,把‘食不言’的精髓发挥到极致,各有心思。

  饭后,华子昂送丁薇到她暂时住的地方。临别,丁薇凑到华子昂近前,吞着暧昧的气息,说道:“你的家人好像并不喜欢我。”

  哼!知道就好,你猖狂不了多久,以为我华子昂是任人玩弄的吗?心中想法华子昂自然不会表现出来,用他的方式推开丁薇,“他们会同意的,你的目的会达到,别忘了承诺。”

  “当然,不进去坐坐吗?”

  “别得寸进尺。”华子昂含着火气说完,发动汽车华丽转向离去。

  你真的知道我的目的吗?华子昂。丁薇勾起妖娆一笑,掩住真实情绪,转身,不一会儿身影消失在公寓门口。

  然,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,不远处那双精亮的眸子,哪怕他们都是数一流的高手。

  是夜,无月。

  天空中凝聚着雨的味道。

  华子昂开车一路狂奔向城外,好像发了疯的豹子在四处宣泄,但若坐在他身边,就不难发现,他是多么冷静,冷静得足可让全世界为之颤抖。

  车子越开越偏,很快就没有路了,不得不熄火停车。华子昂下车,向一处高草丛走去,很像赶夜路的人去方便。分开草丛,下面是一处洼地,华子昂毫不犹豫的跳下去,四周半人深的野草形成天然屏障。

  “老大,老大,你终于出来了,没事儿吧。哎呀!又瘦了,嫂子见了心疼,肯定得找我算账。”齐天的话永远那么多,他声音压得很低,身上披着草编的蓑衣,莫说黑天半夜,就是太阳高挂,绝大多数人也发现不了。

  两人见面,搞得跟地下党接头似的,事实上他们现在的处境也差不多,前有狼,后有虎,中间还有劫道揩油的。

  “别废话,汇报情况。”华子昂心里的火已经烧了几个月,片刻都不想浪费。这几个月,他像一只被拧断翅膀的雄鹰,被关在笼子里,完全与外界隔绝。若不是向他们‘低头妥协’,此时也不能出现在这里。幸好,莫浩东察觉事情有异,早早告诉他,才有机会把齐天埋伏成一步暗棋。

  “是。”齐天恢复严肃,自家老大身上背着一座山,脚下踩着双刃剑,眼下举步维艰,他们这些当兄弟的没有不拼命的道理。“老大,我跟指导员一明一暗,他负责直接出击,我则……。”

  “重点。”

  “哦,忘了,不好意思。重点是,经过兄弟们夜以继日的调查,确定她与察克扎一伙儿共同来自一个叫‘蒲公英’的组织,对这个组织老大你应该不会陌生,这里面的人都是世界级亡命徒,野心大得一个银河系都挡不住。这次他们把爪子伸到咱们华夏,以ky系统为纽带,肯定不只为启动程序这么简单。不过,我们还没查到,但据分析,他们的目的是老大你,还有指导员。”

  “嗯,还有没?”华子昂同意齐天的分析,他自己也想到,而且实际情况一定更复杂,不然,以他的身份怎么可能会被关禁闭?而他,是不会被任何人左右命运的。

  “暂时就……对了,好像还有人在秘密调查这件事,老大,接下来兄弟们该怎么做?”

  “开我的车,回我家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啊什么啊,赶紧的。”

  “那……老大你自己当心点儿。”齐天其实还想问需不需要调查另一伙人,但见华子昂不想多谈的表情才改口。

  两人快速对换衣服,齐天佯装华子昂驾车离去,返回x市。而华子昂则是在草坡上躺了一会儿才往x市西效走去,那边离长孙凝家最近。至于齐天提到的那伙人,他暂时不担心,虽然尚且猜不出目的,但对己方没有敌意,起码目前是。

  “这附近安全,要不要进去看看?”莫浩东如影子一般出现在似雕塑一样戳在别墅外的华子昂的身后,长孙凝房间的灯光还亮着。莫浩东非常清楚原本应该危险的地方为什么会最平静,但他不肯定该不该告诉现在的华子昂。

  “不了,她还好吗?”

  “这个还用我回答吗?”

  当然不好,她怎么能好?若不是知道他是被情势所迫,不得不如此,自己第一个找他算账。可知道实情又如实,她已经被伤害了。她是那么冷傲的人,纵使以后知道真相,还会回头吗?换作以前,自己可能会庆幸,但苏小小出现之后,还有这几天亲见她的状态,越发不希望他们之间出现一点点差错,华子昂在她心里的地位是取代不了的。归根到底,可能他们本质上更相近,彼此像强力胶似的吸引着对方,谁离开谁都痛彻心扉。

  是啊!她怎么可能好,根本就不需要回答,不是吗?华子昂抬头看看最熟悉的,却不能靠近的房间,狠狠心,收回目光。他好想什么都不顾,什么都不管,只要好好宠着她,过简简单单的日子。可,他是国家陪养的军人,一肩挑着民族荣辱,一肩扛着百姓安危,没有自私的资格。凝儿,你应该也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是个没有骨气,没有担当,没有魄力的怂货吧?

  “如果必要,永远不要告诉她真相。”只要她平安无事,过上一心向往的富贵闲人的日子,恨他一辈子也无所谓。反正,没有她,以后他的世界全部都是灰色的。

  “恩。”自己不说,她就不会知道吗?莫浩东往不远处扫了一眼,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她知道真相之后,会做出什么事,那些角色够不够玩儿。毕竟,她不是普通人,而是千面死神,昔日的,特工之王。

  “事情进行得如何?”华子昂逼着自己从低落的情绪中跳出来,要她安全,自己就不能婆婆妈妈。

  “所有手都断了,你自己当心些。”拍拍华子昂肩膀,给他加油,事到如今,他们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了。

  “知道,照顾她。”

  “……。”

  说完,华子昂消失在夜色中,莫浩东看着他的背景,矗立许久,不知所想。

  华家。

  齐天刚‘讨’了顿饱饭,但也没吃消停,各位大佬轮番‘审讯’,但没有华子昂的应允他一个字不敢透露。东拉西扯,把华夏、文倩、华老爷子三人差点儿绕蒙圈了,这也算是他的看家本领之一。

  正当华老爷子要动‘刑法’的时候,华子昂回来了,脚步沉沉,谁也不理会,直接回自己房间。文倩刚想追上去问个究竟,但被华老爷子抢先,还把门给反锁了。

  华子昂大字张到床上,墨染的眸子直勾勾盯着顶棚,他不是热衷名利的人,这么做值得么,真的不会后悔吗?可他现在就后悔死了。为了大义牺牲小我,但时过境迁之后谁还会记得他,又有几人能念他的好?可,他不得不选这条路,不是吗?他终究不是神魔,不能眼睁睁看着所有在乎的人因自己无辜受到牵连。

  “部队上出了事吧?”华老爷子径自坐到椅子上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从来没看过孙子这般愁眉苦脸,想必碰上了非常棘手的事情。可惜,自己已经退了,帮不上什么忙。

  “您崩管了,婚期照常,该怎么准备就怎么准备吧。”说完,闭上眼睛,华老爷子再问什么,说什么他都回以沉默。真的好累,他只想好好睡一觉,等醒来的时候一切都烟消云散……

  一连四天,长孙凝都躺在床上,不吃、不喝、不动、也不说话,更谁都不理睬,像被抽走了灵魂的躯壳。那天,她晕倒被莫浩东送到医院,因为及时,胎儿没有危险,但她清醒后就坚持出院,一分钟都不呆。回到家就那么熬着,谁劝都不好使,特别是听说华家的婚礼依旧在筹备中,气得长孙默要去找华子昂拼命,被狄龙拦下。现在事情已经够乱的,不能再乱上加乱了。

  这会儿,卧室里就长孙凝自己,哦,不对,确切的说,还有小金。它蹲在门边,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长孙凝,好像忠心耿耿的侍卫一样。长孙凝双手抱肩倚床头坐着,像木头人一样,呆呆的,然而,她的大脑没一刻停止运转过。

  终于,她想通了,清澈明镜的大眼睛眨了一下。

  好你个华子昂,看姑奶奶怎么教训你!等着接招吧。

  “爸。”长孙凝声音不大,但架不住有个耳聪目明的小金,它‘腾’的站起来朝楼下叫几声,狄龙就如长了翅膀似的,立马出现。

  “月儿,你渴了,饿了,还是想干什么,老爸一定帮你办到,就是解决了那个臭小子也没问题。”哼!这事儿没完,他狄龙的女儿可不是随便欺负的,只不过还没顾得上而已。

  “我会自己收拾他的。”长孙凝声音很若,但嘴角浮现的笑意让人毛骨悚然,饶是狄龙看了。

  “对!这才像我闺女。”狄龙心头大石落地,开起玩笑,“到时老爸给你擂鼓助威,打得那混小子屁滚尿流。”

  其实,狄龙误会了长孙凝所说‘收拾’的意思,她可没想过要那么爆利,但也不解释。饿了几天,她感觉自己现在能吞下一头牛,但最后还是听狄龙的,只喝一碗小米粥让肠胃缓和缓和。

  长孙默众人收到小金‘通风报信’,没多一会儿就呼啦啦都赶过来,但让狄龙以长孙凝已经休息为由给挡了回去。长孙凝是要休息,但还未睡着,听见外面的动静不由得嘴角勾起,就算华子昂背叛了又如何,她还有疼爱自己的亲人朋友。

  何况,这事儿不算完,她堂堂特工之王,可不是容人当傻子耍的。

  “小凝……。”莫浩东等所有人被狄龙哄走,悄悄进到长孙凝房间,他知道她没有睡着,但实在不知道从何安慰,矛盾不已。

  闻声,长孙凝翻过身,一点儿都不意外,好像莫浩东不听狄龙的听早在她预料之中。“大哥,你比他好,可惜我没有福气。”

  “我……。”莫浩东有点蒙,怎么突然说这个?“子昂他……。”

  “你不用替他解释。”长孙凝很不耐烦的说道,似非常不愿提起华子昂,莫浩东急忙噤声,事实上,他真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好。“那个女人什么来历?”自己这个东郭先生当的可真是讽刺啊!像邵璐那样的可以容许她折腾蹦,陪她耗,因为不仅有乐子,还有好处捞。

  至于丁薇,长孙凝没那个耐心,想当年阴谋里来,阳谋里去,岂能看不出她靓丽皮囊下包藏险恶用心。她敢断定,如果丁薇不死,早晚有一天就是她亡,而且那天不会太久,因为女人擅妒。丁薇看华子昂的眼神儿明显痴迷,毫无疑问的,她喜欢他。试问,她怎会容忍自己喜欢的男人心里装着其他女人呢?

  “她……。”莫浩东理了理思路,把能说的不能说的分清,但他显然忘了,长孙凝曾经是干什么的,也或许他根本没料到她会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。“她叫丁薇,是一名特殊性质的工作人员,她的哥哥丁强曾经是我们的战友,后来任务中牺牲,他们的父母也都不在了,所以子昂对她会格外照顾一些。丁家以前也在x市,虽然比不上华家根基雄厚,但两家关系不错,没想到……。”

  莫浩东停住,长孙凝也没再往下追问,因为她想知道的答案已经有了,只差一样东西,给他们准备的大礼就成了。寻个借口支走莫浩东,长孙凝则起身摸进他的房间,她知道,那颗打中苏小小的子弹在他手里,而她就是要确定一下是不是那颗……

  华家的补品还是照样送,但不一样的是,全部被长孙默和白百合拿去喂了流浪猫狗。可怜或施舍,他们从来就不需要。

  距婚礼还剩两天时间,x市各大媒体开始疯狂争相报道,而新娘从灰姑娘戏剧性的变成面生的白富美更是焦点中的焦点。新闻,报纸,杂志,可谓铺天盖地,想屏蔽都难,远在老家的长孙淑雅也看到,再也呆不住,挺着八个月的肚子舟车来到x市。原来她欲讨个说法,但来到之后见自个儿女儿吃饱睡,睡饱吃,过得惬意自在,便心想他们小胳膊拧不过大腿,既然不是那个良人,早点分开也好。

  原本的盛婚主角成了最闲的一个,外界挖空心思想爆料,但一点儿风吹草动都闻不到。不少想象力丰富的人纷纷臆测,长孙凝要么心痛欲绝,大病不起;要么正在酝酿阴谋,伺机报

章节目录